东营教育信息网

忠诚、立人、求索、致远

您目前的位置:学习交流>埠外交流

教师游学收获了什么

作者:凌馨 发表时间:2017/8/29 15:14:04 访问次数:679    

 

    两千教师,一千多人都要赴外地参加各种培训班。近几年,“游学”渐渐成了福建厦门海沧区中小学教师的暑期关键词。而这少则5天、多则两周的学习,也成了参与者的“能量补给站”。

    近几年,厦门海仓区教师培训安排的互动、实践越来越多,“一坐到底”的单纯讲座越来越少。而“收获最多的课程”和“收获最少的课程”两大选项,则常会决定日后的课程主题和授课者的安排。

    “去上课的路上,在身上洒点孜然粉,味道更好。”7月末,练文生的朋友圈,高温是避不开的主题。为期一周的“教育教学管理与质量提升培训班”,正好赶上了40度的“桑拿天”,他几乎每天都在自嘲。但“热”并不是这几天最突出的主题,身在复旦游学,练文生的朋友圈少不了大学校园的留影,以及听课时的场景。“在外地的培训,学习氛围真的是不一样的。特别是在大学校园里,氛围本身就是一种熏陶。”练文生在朋友圈中写道。

    封闭研修营造校园氛围

    虽然已经当了将近20年校领导,每次成为培训班的一员,练文生都会立刻感受到身份的转换。“如果在厦门,来了一位专家,我们可能会像朋友一样去交流。一来到这里,我们就知道自己是学生,碰到专家、学者,也会很自然地去求教。”

    集体游学,是最能营造这种重回学生时代的感觉的。海沧区教育局副局长孙民云指出:“同样的培训,如果安排在厦门,老师们的精神不会那么集中。可能要操心学校、家里的事,或者听着觉得没意思就走了,讲座之后很少会人有讨论。但在外地和原本的生活有所隔离,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 刘荣君第一次参加暑期游学,就感觉到了这种“不一样”。因为培训是半封闭式的,每天听完课,大家免不了都要议论一番。“有个东北那边来的老师,虽然说话有些口音,但讲得很好,我们都说听得很‘嗨’。还有一位上海来的周老师,讲他是怎么做班主任的,主题是‘做一个教育的有心人’,我们印象也很深。”

    最不一样的,是身在培训班里,大家表现出的那种求知欲。虽然也会有人看手机,或是翻翻书、溜个号,但与老师的互动不会少,一个问题抛出来,还有人会“抢答”。“特别是培训的最后,大家要上台去分享心得。因为要上台去讲,会有点紧张,但是当你讲完听到掌声时,真的会回到学生时代的感觉。”

    游学游学,不只是学,也有“游”。在日程安排中,每周也会尽量空出一天或半天自由活动,大多数人会选择去博物馆。复旦大学附近的陶行知纪念馆,就让练文生感慨万千。“现场去看和我们在家翻书,感觉真的是不一样的,你真的可以感受到陶行知的情怀。而且几十年前他的理念,到现在一点也不落后。”

    主动报名缘于需求驱动

    光在朋友圈感慨可不够,参加完游学,教师们还得交“作业”——每人至少一篇培训心得。“我们希望能在培训的过程中留下一点东西,每年暑假后,会挑选优秀的文章出个合集。这也是想促使老师做些深入思考,不是泛泛而谈。”海沧区教师进修学校副校长林虹说。

    刘荣君的心得有不少东西可写。她这次参与的培训主题是“有效教学”,内容涉及备课、阅读等多方面,对参训的180名新教师来说这些内容很实用。“比如说教育论文,工作这一年,我也尝试写了写,但是选题总是找不准。培训老师会指导怎么选选题,就像是有高人指路一样。”

    8月上旬赴沪的“教学质量监控与评价高级研修班”,原本是面向教研系统资深教师的,身为教务处主任的胡妙玲强烈要求报名。她自称是“需求驱动”:“生了个孩子回来,发现什么都变了,真的不学不行。”

    对于像胡妙玲这样主动要求外出游学的,沧海区的校长们都会主动帮教师争取。练文生介绍:“我们有一位英语老师,今年已经接受了去福建教育学院培训的任务,又主动跑到我的办公室来,说北京有一个关于口语的项目,和她现在研究的项目很贴合,能不能也让她去一下。我们当然支持,又帮她报名参加了这个15天的项目,等于这个暑假她有近一半时间都在外面学习。”

    多项表单引导终身学习

    校长们支持教师游学,一方面是在教师成长过程中“推一把”,另一方面也希望他们能给学校带回点东西。练文生自制了一份供参训教师填写的《研修报告单》。其中不光要列出“从培训学到的观点或做法”,还必须写明相关观点和“对我工作的启示”,以及“我的行动”。

    而练文生自制的另一份表单,是列明全校教职员工参训情况的《登记表》,内容包括每个学科、每名教师参训的时间、地点、项目名称、心得体会等。根据这个统计表,学校会对不同学科、各个老师参与培训、游学的情况进行统筹安排,完成海沧区对教师培训“全面、全员、全程”的要求。

    海沧区的教师培训组织者们,也掌握着不少表单。每个项目结束后,他们都会进行一项匿名调研,除了各项情况满意度,还有对相关课程和培训安排的建议。近几年,培训安排的互动、实践越来越多,“一坐到底”的单纯讲座越来越少,就是缘于教师们的不断建议。而“收获最多的课程”和“收获最少的课程”两大选项,则常会决定日后课程的主题和授课者的安排。

    除了根据参训者建议及时调整,“全覆盖”是海沧区的另一个亮点。从教师生涯成长来说,纵向上,有新人、熟手、优秀、卓越的区分;横向上,根据不同学科、不同岗位,可以分为很多层次。“最近三年间,海沧区几乎每位教师至少有一次外出游学的经历。五六年下来,暑期游学已经渐渐成了假期生活的一部分,大家总是抢着报名。”孙民云说。(本报记者 凌馨)

来源:来源:中国教育报